第1246章 黑毛阿鬼!

看到叶枫一步步的向着自己走来,伍德的脑门冷汗直流,面上的凶横闪耀不断:“小子,你太放肆了,你若是敢动我!我必定让你生不如死!”由于美洲圣母和彼得夫人之间的亲密关系,伍德之前来过很屡次黑十字,简直每一次都是黑十字的人把他们像祖先一般供奉着!别说是玩一个女性,就算是随意杀死一名黑十字成员,或许欺辱凌绍峰,黑十字都不敢对他们怎么样!而这一次,自己居然由于一个女性,而被人重创,这让伍德心中的杀机浓郁到了极致!而其他的那几名青年,相同面色丑恶到了极点,纷繁叫嚣起来:“小子,他是娜塔莎的儿子,你知道娜塔莎的位置吗?你若是再敢上前一步,杀人王不会放过你的!”“F-uck!你是黑十字的什么人,居然如此斗胆包天,敢重伤伍德!说出你的教官是谁,咱们要把你和你的教官统统杀死!”几人直到现在,仍旧认为叶枫是黑十字的人,此时凶焰滔天!可是,他们叫的越欢,叶枫身上的煞气越浓!此时叶枫紧紧盯着伍德,冷酷的说道:“你打了我朋友一耳光,那我便要你一只手吧!”这道言语,严寒深入骨髓,让伍德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!尤其是叶枫身上的杀机,让他入坠冰窖!“该死!!!”伍德面色大变,然后阴狠的盯着叶枫喝道:“好!很好!你等着,这一次看谁废掉谁!”狠辣的说完这话,伍德当下对着森林的一处大声喊道:“阿鬼!你在哪里!快滚出来!有人要杀我!!!”伍德的嘶嚎声在森林之中回响不停,余音未落,只见周围的草丛之中一阵晃动,然后一道黑影快似闪电般的窜了出来,拦在伍德之前!这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人!他的浑身长满了黑毛,无论是脸上,仍是手上,那鳞次栉比的黑毛看起来极为渗人,就仿若是一个野人一般!看到这男人之后,无论是伍德,仍是周围的几名青年,一个个满脸的喜色!而叶枫的瞳孔突然紧缩,浑身汗毛寸寸乍起!高手!叶枫能够确认,这名浑身长满黑毛的男人,肯定是一位超绝高手,乃至给他带来的风险感,比史密斯等逾越S级的存在,强出了数倍不止!乃至叶枫置疑,这个人现已到了逾越S级的极限,和漆黑魔君一个层次的存在!“阿鬼!杀了他,便是这个人打伤了我!快杀了他!”伍德狂喜不已,此时对着这名叫阿鬼的男人大声的吼道!而周围的几名青年相同惊喜交加,他们素日里对这名丑恶的警卫极为讨厌,这次外出乃至都将其留在了黑十字,可是没有想到,对方居然真的赶来了!并且是在如此危殆的情况下!“阿鬼,听到少爷的话了吗?杀死这个傲慢的小子,让他们知道美洲圣母的儿子,是他开罪不起的!”“杀了他!将他碎尸万段!”“哈哈……小子,你再狂啊!你不是很放肆吗?有本事持续给老子放肆!”“……”这几名青年明显底气十足,一副吃定了叶枫的容貌!而张芸看到阿鬼,就像是见到了怪物一般,满脸的惊慌,对着叶枫赶忙说道:“叶……叶大哥,我听绍峰说起过这个人,他……他是美洲圣母娜塔莎亲身调教出来的,你不是他的对手,快走吧!快走!”张芸本来认为自己看到了期望,可是见到这个丑恶的阿鬼呈现之后,她眼中的期望尽灭!由于她见过这名丑恶的男人出手,对方在森林里生撕美洲虎,一个人单挑过黑十字的十八名教官,实力超绝!而叶枫尽管凶猛,可是面临这种恐惧的强者,张芸仍是充满了忧虑,她不想由于自己,而连累了叶枫!叶枫没有说话,眸光之中泛着浓浓的惊异,双目在这名黑毛阿鬼身上不断审察!他惊奇的发现,对方的身体机能,好像和寻常人有着极大的不同!“你……你是……谁”而就在叶枫审察着阿鬼的时分,阿鬼干涩的声响传了出来,他的声响似乎破锣一般沙哑刺耳,时断时续,奇怪备至!而他一双眼睛血红,似乎怪兽的双眼,再加上那脸上、手上,乃至脖颈的黑毛,看起来是那般的丑恶不胜!“让开!我不想杀你!”叶枫没有介意阿鬼的表面,此时冷酷的说道。而听到这话,阿鬼仅仅连连摇头!“你……你不能……杀他!”“好吧!既然如此,就别怪我了!”叶枫懒得和这人废话,当下一连窜上几步,向着伍德猛扑而去!“阿鬼,拦住他!快!!!”伍德面色大变,当下对着阿鬼大声喝道!不必伍德叮咛,阿鬼早现已窜了上去,长满黑毛的硕大拳头一挥,对着叶枫狠狠砸下!呼!浓郁的风声响起,阿鬼的一拳,就像是能将空气打爆,恐惧备至!而叶枫双目一眯,手臂一蜷,然后突然打出!二人竟要对拳!看到这幕,周围的伍德和那些青年则是快乐坏来,一个个满脸的戏虐和讥讽!“对拳!哈哈……这小子完蛋了!”“一招,阿鬼一招便能干掉这个家伙!”“嘿嘿……阿鬼是全美洲最强的大力士,尽管长的丑恶,可是力大如牛,生撕虎豹仿若玩相同,这个家伙死定了!”此时就在伍德等人戏虐的目光之中,两个铁拳狠狠的磕碰在一起!砰!拳头狠狠碰击的声响响起,可是紧接着伍德等人脸上的讥讽和讪笑瞬间凝结!只见阿鬼的身体,似乎被陨石砸中一眼,狠狠一颤,然后面色大变,一连暴退数步,直到最终脚掌狠狠插进泥土之中,刚才止住了颓势!而另一边,叶枫仍旧那般的风轻云淡,整个人的身体仅仅晃了晃,居然……一步未退!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他的力气……”伍德等人的眼珠子都差点坠落下来,全美简直力气最强的阿鬼,居然在拳力方面被人完爆,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工作,真真切切发作在他们眼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