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 战蓝衣青年

蓝衣青年带着这些弟子,是来北苍国执行任务,看看有没有什么资质的弟子,然后上报名额的。至于他们在这些日子做什么,宗门也不会细查。可现在死了那么多人,宗门必定不会容易的铺开此事,会彻查!哪怕知道凶手,便是吴良。可为什么,吴良要这么做?万剑宗必定会原原本本都了解清楚,而万剑宗也是要面子的。假如知道蓝衣青年,居然带着其他弟子在北苍国作恶,必定会容不下蓝衣青年。想到这,蓝衣青年的双目已然赤红的望去吴良。“你想怎样死?”言语中,蓝衣青年的修为张狂的工作而起,在他周围一股惊人的剑气,张狂的凝集起来。李玉几乎瞳孔微缩:“剑气场域?”外面的人,也都惊叹起来。“好可怕的剑气,是一个强壮的剑修啊!”“怪不得那位教师,连一剑都接不下。”“此人恐怕只要武宗境才干制衡了吧?”世人无不惊惶这蓝衣青年的剑气,想到只要武宗才可以构成要挟,心中也都有着一阵凉气。要知道,整个北苍国的武宗境地是寥寥无几的。十二贵族的族长,每个都是武宗境,是站在整个北苍国的上层。而真实的顶端,便是北苍国的皇帝了。但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分,世人无不望去蓝衣青年,他周围的强壮剑气构成的场域,让人感觉到震慑和恐惧。肖凌也眉头一皱,她的手中,开端有着黑芒微闪。这时,吴良笑着回应道:“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。”所有人傻眼的看去吴良,这家伙脑子没坏吧?没看到对方的剑气强壮吗,居然还笑得出来,并且说让对方死?“吴良你快走,回学院喊长老过来,别再干傻事!”李玉急速说道,生怕吴良这儿着手。吴良嘴角微抽,我来救你,丫的你说我干傻事?“傻事是谁?是你吗?”吴良腹黑的问了一句李玉。而李玉,也被这问题给问的愣了一下,然后反响过来后知道对方在调戏,但也没空计较。“吴良你赶忙脱离,不要在这儿,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“脱离去哪里?”吴良摇头轻笑道:“学院要是真的想救你,早就来了。”“你心里也比我更理解。”李玉面露苦笑,吴良所说确实不错,实则她心里也有了答案。而她刚刚说那些话,只不过是为了让吴良脱离。看到肖凌,月落两人也没事,李玉也定心了许多。“不错,现在就算是北苍国的皇帝来了,都救不了你!”蓝衣青年低吼一声,手一挥呈现一把碧蓝色长剑。“现在我来决议,你死在我的剑下!”咻咻咻!!!蓝衣青年不愧是万剑宗的精英弟子,一出手十分惊人,剑气横贯,剑芒凌厉无比。且周围还有水波荡起,让蓝衣青年的一剑似乎柔中带刚。“剑波一流!”蓝衣青年青喝一声,发挥了剑诀!“吴良当心!”月落大喊了一声。世人看到蓝衣青年这一剑,再看去吴良,都轻轻摇头叹息,觉得这家伙必定会死在这一剑之下。吴良听着这蓝衣青年喊的剑诀,一阵的鄙夷。剑波一流,是不是还有二流三流?看着蓝衣青年刺来的一剑,吴良也拿起了手中荒血泣,并未小觑。“雷意刀!”吴良低喝一声,抬手间天空阵阵雷鸣,然后在所有人惊骇的眼中,悉数凝集到了吴良的荒血泣上。“这……这雷电布满的,是什么功法?”“好强的灵力这少年居然掌控了如此强壮的功法!”而蓝衣青年也瞳孔一缩,这哪里是什么功法?是法诀!这少年居然身怀法诀?等不及蓝衣青年反响过来,在自己的剑波一流对立吴良的雷意刀下,响雷里啪啦的电流声,直接震退了蓝衣青年数步。并且,让他全身的剑气场域,居然都散失。“好强!”所有人心中,都冒出了这个主意,被吴良刚刚的雷意刀吓到了。月落惊诧,没想到吴良居然那么强。南宫樱,陈英几人也都心中震慑。肖凌也眼露奇特之芒,没想到吴良居然把握了如此惊人的法诀。蓝衣青年从愤恨中,此时居然带着少许的振奋,贪婪望去吴良。“法诀,那但是在宗门里边,都视若瑰宝的东西……我若得之,不只不会受罚,并且还会成为中心弟子,乃至因而得到奖赏。”蓝衣青年低喃,他竟是对吴良的这个法诀,起了动心之意。“他不只仅精神力强壮,还身怀绝技,武学相同恐惧……当年真的仅仅废物?”李玉难以置信。要知道,当年吴良但是个灵脉不可的废物,尽管不是整个学院皆知,但身为指导教师,自然是知道这件事。蓝衣青年被吴良一击震退,居然仅仅干咳了两声,并未受伤。吴良也显露惊讶,这雷意刀居然没弄死蓝衣青年?并且仍是有荒血泣的加持程度下,威力再增加了一个层次。这也可以看出,眼前这个蓝衣青年仍是有点料的。看来,中游的人公然不同。“把你刚刚的法诀交出来,我懒得着手搜魂。”蓝衣青年青笑道:“那种法诀,在你身上几乎弱了名声。”“是吗?”吴良轻笑,道:“那你再来试试看。”蓝衣青年眼牟微凝,他也不再小觑吴良。“好,让你看看我万剑宗的剑诀!”轻喝一声,继续横劈曩昔。“剑波二流!”“……”吴良。还真有二流?下一刻,蓝衣青年又大喝一声。“剑波三流!”只见三流的威力开端不同,居然有着一道法印呈现,隐约间有着法诀的动摇。水中之剑,以柔克刚,吴良也感觉到一股大力随同此剑而来。这一次,没有了小觑。双手结印中,吴良眼牟微闪,心中低喝:“九息决!”登时,吴良的力气被提升了九倍。然后他再次抬剑,发挥雷意刀。“仍是这招?那你就等着去死吧!”蓝衣青年冷笑连连。看来对方最大的依仗便是这雷意刀,尽管法诀不俗,可有了防备的自己,怎样可能还会像刚刚那般难堪?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