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篇 第十一章 秦云!回来!

城内,黑发男人遥遥操作着最重要的五座巫法之柱,轰!轰!轰!轰!轰!以五根巨大的巫法之柱为根基,当即一座座巫阵笼罩了整个火凤城,甚至笼罩到火凤城城墙外约莫两三里。而天空中,五湖四海涌来的黑云中,其间一处却是有二十位魔神俯视火凤城,为首的正是那一身赤色鳞甲的魁伟魔神,他眼中有着冷意遥看远处的火凤娘娘。“攻。”“攻。”“攻。”五湖四海的妖魔们,也有领袖,这群领袖们当即一个个宣布指令。一时间一切妖魔都踏着黑云冲向那火凤城,不过当进入火凤城的巫阵规模时,他们情不自禁一个个掉落下去,重重摔落在下方荒野地上上,摔出一个个大坑,可很快都敏捷爬起来,再高的高度也摔不死这些可怕的妖魔。也有许多妖魔早就自动降下云头落到地上。总归,火凤城周围两三里,只需巫阵笼罩规模,没有妖魔能够飞翔。“杀了那些人族。”“杀。”妖魔们吼怒着,或是四蹄蹂躏地上,或是半人形两条腿大步飞驰着,一时间在火凤城的四方,都有大群妖魔冲向城墙。“不炸毁这些巫术阵法,他们是无法攻破火凤城的。”滚滚黑云上,那二十位魔神却安静的很,其间一位笑道,“尽管他们数量百倍于人族,可在巫术阵法限制下,他们实力只剩下一两成。而那些人族,可都是先天神魔后嗣,他们实力在巫术阵法下反而还能添加,且还有战阵合作,咱们麾下妖魔们会有大批死去,而那些人族却偶然才会死去一个。”“死就死吧,本便是让他们阅历些逝世的要挟,死上百个千个,只需有一个能把握天道意境。就能凭借‘魔巢’跨入魔神境了。那些丢失都值了。”“对,攻城,好歹是和人族拼。往常他们在大荒中,都是同室操戈。”“这次差遣来的妖魔,便是死上多半,只需有三五个魔神诞生,都不算什么。”这些魔神们早就习惯了。往常在大荒,妖魔们同室操戈!而由于实力相差无几,要挟感并不行。或许说,那种要挟感,妖魔们早就习惯了。而攻城,在巫术阵法下,互相实力间隔巨大。逝世要挟也更大!一般都是死上一群妖魔,才死一个人族的先天神魔后嗣!如此逝世要挟下,确实简单逼的某个妖魔悟出天道意境。唯有悟出天道意境,才能够退出战役而不必受赏罚。……现在全国,人族地盘小的很,缩在人族九大城。而广袤的大荒,却都是妖魔的地盘!妖魔数量可多多了,加上这个年代六合灵气浓郁,妖族们遍及比秦云家园那年代资质强多了。敢杀来的妖魔们,简直都是比美凡俗三重天层次。他们数量百倍于上方的人族兵士。个个大步飞驰,敏捷冲出两三里间隔。“嗖嗖。”个个敏捷攀爬城墙,或许一跃,或许相互借力,一个个敏捷爬上了二十丈高的城墙。一群妖魔们也构成战阵联合杀向人族兵士。“杀。”城墙上的人族强者们宣布怒喝,或许三个构成战阵,或许五个构成战阵。相互合作,帮族员挡住背面,挡住左右!他们都肯定信任自己的族员,联手下开端屠戮那些妖魔们。在自己的城池上,在巫术阵法协助下,他们个别力气占有着肯定优势。“杀杀杀。”火凤*羽晴左右手各握着一柄剑,张狂斩杀着那些妖魔,妖魔血液四溅,她咬牙拼杀,身旁有父亲等人为助力。也有天巫们躲在远处半空,发挥巫术,趁机对妖魔们乘人之危。而妖魔们早就习惯了拼杀。在大荒中生计,以强凌弱早就印刻在他们骨子里。他们底子不敢违反魔神们的指令,而攻击人族城池只需立下劳绩,巨大的奖励足以让他们张狂。“羽晴。”秦云也看到不远处厮杀的火凤*羽晴。作为神魔境,他是欠好掺和到凡俗的战役中去的,并且这场战役的输赢……毕竟仍是秦云他们和那群魔神们来决议!“巫法之柱,内都有许多凡俗罪犯。那些魔神底子不敢强攻,一旦强攻,很多罪犯死,因果太大,怕是当即就有天罚来临。”秦云暗道,“不过,假如让那些魔神们发挥手法,比方范畴招数,比方操控魂灵的招数,只需渐渐来,毕竟能破开巫法之柱的。”“可要渐渐的破解巫法之柱,必须得杀死神魔殿长老。”秦云理解这点,“每次战役,魔神们都会攻击诸位长老。”“火凤娘娘,不错嘛,你手下又多了一位神魔境?听说是叫岐武*秦云?”远处二十位魔神,为首的赤色鳞甲魁伟魔神声响响彻六合,“只是和前次交手比较,我手下但是多了足足五位魔神了,你们人族诞生神魔境的速度,可远不及我妖魔族。”“哼。”火凤娘娘站在城中心的巫法之柱上,冷冰冰瞥了眼,“乌泗尤,前次没能杀了你,这次你还敢来送死。”“送死?哈哈哈……火凤娘娘,你太瞧得起你自己了。诸位,着手吧!让火凤娘娘瞧瞧咱们的凶猛。”赤色鳞甲魁伟魔神和身旁别的两位魔神,一起化作流光,直扑城中心的火凤娘娘。“杀!”“诸位,灭了火凤城!”这群魔神们个个划过漫空,尽管他们都冲进了巫术阵法规模内,巫术的限制对他们就不值一提了。即使是魔神一重天的,实力也只是下降约莫一成罢了。“开端了。”城内,巫神殿,八位天巫们当即操作巫阵。轰,轰,轰……一座座巫阵激起。只见秦云、火凤*游虚等一个个神魔们,个个身上有强大巫阵威力加持,像神魔境一重天的长老们,遍及实力都添加了近乎一倍。当然秦云这种实力极强的,巫阵对他实力加持就没那么夸张了。可有,总比没有的要好!“秦云,等会儿当心,离我别超越百丈。”火凤*游虚看着划过漫空杀向东城墙的四位魔神,连传音嘱托道。“嗯。”秦云允许,他感觉到自己限制了十年的杀意在欢腾,“总算,总算能够不必再忍了!”四面城墙。东城墙、西城墙、北城墙,都别离遭到四位魔神的袭杀!南城墙则是遭到五位魔神的袭杀!这也正常,在历史上,人族一般都是以少敌多!由于是在自己城池的原因,又有巫阵相助,仍是能补偿数量上的弱势的。“火凤*游虚!”伴随着一声大喝。东城墙上,四位魔神都直扑火凤*游虚,反而没有一个理睬秦云!由于火凤*游虚,是整个火凤城仅有的一位神魔境二重天!而差遣攻击东城墙的四位魔神中,相同有一位实力适当的。“魁火!”火凤*游虚战意冲天,当即迎上那个实力适当的魔神魁火,并且还分神应对其他三位一重天的魔神。四个魔神攻击火凤*游虚,一时间底子怎么办不得。“居然没理睬我?”秦云一愣,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冷色,“也好,已然小瞧我,便趁机灭了他们。”“欠好。”秦云脸色一变。“欠好。”不管是高空中的火凤娘娘,城内的巫神殿主,仍是东、西、北三面城墙上的神魔殿长老们,他们个个脸色大变,由于到了他们这层次,整个火凤城总共也就十余里方圆,他们能随时注意到整个战场上每一处魔神和神魔境长老的战役。而此时,南城墙上。南城墙担任镇守的是木齐长老和鳞离长老。他们这边是遭到五位魔神攻击,不过他们本来也不怕,他们俩联手,又有巫阵加持,应对四个魔神,和应对五个魔神,差异并不是太大,他们俩可都是战役经历极丰厚的两位长老!但是刚一交手。“嘭。”其间一魔神一爪拍击下,鳞离长老的一双大锤就被轰开,抵挡架子散了,露出了漏洞。“噗。”别的一魔神,顺势一刀,刀光一闪就切割掉鳞离长老持着大锤的手臂。周围那有两巨大爪子的魔神,一爪就刺穿了鳞离长老的胸膛,抓出了鳞离长老的心脏,狠狠捏碎。到达神魔境后,即使心脏破坏,也没那么简单死的。可也没什么抵挡之力了,跟着周围持刀的魔神,刀光吼叫,将火凤*鳞离,瞬间切割成很多碎粉,湮灭为虚无。堂堂一位神魔境长老‘火凤*鳞离’,在只是一个照面下,便被两位魔神斩杀。这一幕场景,让个个惊呆了。“鳞离!”高空中的火凤娘娘眼中都有着泪水,呼喊道。“哈哈,没想到吧?没想到吧?这次咱们带了足足五位二重天的魔神。”和火凤娘娘厮杀的赤色鳞甲魁伟魔神哈哈大笑,“两个合作我缠住你,一个抵挡火凤*游虚。这三个都是成名已久的……别的两位,是黑水潭兄弟,他们兄弟俩都是最近二十年打破,兄弟俩连续打破到二重天。哈哈,这但是大隐秘。”魔神,假如是成名已久,人族早就该得到具体音讯了。到了魔神这阶段,境地方面也高了,也都懂的收敛操控气味了。单看表面,是看不出实力的。假如是在秦云家园,便是一个先天虚丹、实丹甚至金丹境,都能收敛气味,让别人判别不出实力!黑水潭兄弟,只能确定是魔神,在他们故意收敛气味下,底子无法看出是二重天。“二十位魔神中,就有足足五位二重天。”火凤娘娘怒急。像人族火凤城这边,七位一重天长老,只是一位二重天。而魔神这边,十四位一重天!足足五位二重天。这份额显着不正常,显然是故意为之。“该死。”“黑水潭兄弟,他们俩都打破到了二重天魔神。”其他三座城墙的诸位长老们个个着急愤恨。假如早知道是二重天魔神。火凤*鳞离和木齐长老早就挑选逃跑了,会别的调遣力气去应对。不可能这么快就战死一位神魔。“木齐!”“木齐,快逃。”其他长老们着急。西城墙、北城墙的长老们一时间都被纠缠住,都无法去援助。并且也不敢去援助!‘神魔境一重天’曩昔,假如面临一个二重天魔神。有巫阵加持下,或许还能支撑十招二十招。可两个二重天魔神联手攻击,那是瞬间就能灭杀的,‘火凤*鳞离’便是比如!而现在,南城墙上,有足足五位魔神!两位二重天魔神,三位一重天魔神。本来那三位一重天魔神都在攻击木齐长老,缠住木齐长老。此时黑水潭兄弟在杀死火凤*鳞离后,紧跟着便是要抵挡木齐长老了。一时间个个着急。“轰!”却有一道流光,从东城墙窜出,划过漫空,直奔南城墙。“秦云!”众长老们包含火凤娘娘登时色变。冲向南城墙去援助的,正是新晋神魔境,也是最年青的年仅二十四岁的神魔长老——岐武*秦云!“秦云,回来!”“快回来!别去送死!”一个个着急怒喝。“你是在送死!!!”被纠缠住的火凤*游虚着急万分,他张狂要冲出去,可别的四位魔神在缠住他:“哈哈哈,火凤*游虚,秦云长老很年青,很有勇气,你仍是让他去吧。”火凤*游虚目眦欲裂,他是被嘱托,要照顾好还很幼嫩的秦云的。“秦云!”火凤*游虚传音咆哮,“回来!”“云。”火凤*羽晴也注意到这幕,不由着急。“羽晴,别分神。”她父亲帮她挡住妖魔一击,连喝道。“嗖。”秦云却是化作流光,直奔南城墙,压抑了十年的杀意彻底欢腾起来,他眼睛开端泛红。“神通!无限光!三重!”秦云瞬间发挥神通。神通,对境地要求极高。不过秦云现在把握了五大极境,新把握的其间一种极境‘无限’,和神魔殿藏着的很多神通中的‘无限光’神通是相同的道路。秦云境地都到达这般层次,反过来修行神通,天然垂手可得的将这一门神通‘无限光’修炼到了三重境。发挥神通下,秦云速度飙升到可怕境地,如一道含糊光线,比在家园时发挥化虹之术还快五成,东城墙离南城墙本就不远,只是七八里间隔,那两位二重天魔神刚刚杀死了火凤*鳞离,就感觉远处东城墙一道光线一闪,便现已扑杀到南城墙。“锵。”瞬间,剑已出鞘!“杀!”秦云眼睛泛红,满是杀意。——二合一大章。